客服热线 400-930-7770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市场要闻

管涛:我们不可能同时既要保汇率,又要保储备,还要搞开放

发布时间:2016-10-31

转自《华尔街新闻》 作者:祁月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原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认为,我国外汇政策存在新的不可能三角

不可能三角即通常所称的经济学术语三元悖论,用于阐述一种宏观经济政策状况。何谓外汇政策新的不可能三角呢?管涛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解释说:

新的三角我讲的是外汇政策:一是负责外汇市场价格出清的汇率政策,二是外汇市场干预,三是资本流动管制。后两项负责外汇市场的数量出清。

我们不可能同时实现这三个目标,即我们不可能同时既要保汇率,又要保储备,还要搞开放。至少要使用其中一个工具来解决市场出清的问题。

人民币不必惧怕汇率浮动。”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在其新书《汇率的本质》中,通过总结自1979年以来我国的汇率制度演变及新兴市场的汇率选择,论证了上述结论。并指出,汇率浮动的一个好处是,变市场与央行之间的博弈为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博弈,有利于激活市场多样化预期,形成汇率的双向波动,抑制无风险的单向投机。但是,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不能一蹴而就,而要根据国内金融发育程度和企业承受能力稳步推进。

不止是管涛,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樊纲也持同样观点。他表示,中国不要再实行固定汇率了,也不要再盯住美元了,甚至也不要再盯住一篮子货币了。中国既然已经走出这一步,就要继续往前走,不要再幻想着固定汇率制度再回来。中国的企业和个人也要尝试在汇率更加浮动的情况下思考自己的投资、生意和资源配置。

中国现在将三个外汇政策工具结合起来使用

汇率政策方面,管涛认为,与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不同,这次我们把三个外汇政策工具结合起来一起使用了:

首先,从汇率政策工具来看,没有任何一个完美的、没有任何代价的汇率解决方案。无论是稳定,还是渐进式的调整,还是一次性的调整或者是自由浮动,可能都有利有弊,没有无痛的解决方案。

第二,虽然汇率是中国经济问题的一部分,但肯定不是中国经济问题的全部,仅仅动汇率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那就意味着,哪怕让汇率一次性调整也不可能调整到位,一旦有新情况出现,人民币汇率还会存在新的调整压力。

三是如果要想保持汇率稳定,最好汇率不要偏离均衡水平太远。除了极端的观点以外,主流的观点是无论人民币的汇率高估还是低估,实际上离均衡水平都不是太远。

四是汇率变化后,对金融影响会大于对经济的影响,心理冲击会大于实质性的冲击。人民币汇率从“8·11”汇改以后出现了一定幅度的调整,但并没有改变中国出口负增长的情况,贸易顺差也没有缩小。所以它对于刺激国内经济的作用有限。如果调整幅度太大,很可能会遭到贸易报复,也可能会带来其它货币竞争性贬值。而汇率调整对于市场心理预期的影响,对资本流动的影响很大。

外汇储备方面,管涛表示,过去两年多时间,外汇储备下降了8000多亿美元。主要用于由国家集中持有变成民间分散持有、外汇市场干预、企业偿还外债和境外减持人民币资产。

现在的外储够不够用?管涛认为,在国家层面,外汇储备主要用于防范出现国际收支危机,即货币危机加上债务危机。只有汇率贬值、没有债务违约都不叫国际收支危机。

那么为何现在市场如此担心外储,管涛表示:

大家理解的汇率是负责价格出清,储备是负责数量出清,市场把储备下降和汇率贬值等同于资本外流,所以储备下降得越多,持续的时间越长,对市场的信心带来的影响越大。

建议尽快实现浮动汇率机制

管涛本月中旬曾在《中国经济学人》栏目里谈论过外储与汇率之间的关系。他认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存在货币不可自由兑换的原罪;另一原罪是国内金融市场不发达,很多融资需要到国际市场上去筹资,借的都是外币,这中间存在货币错配。新兴市场普遍对汇率浮动恐惧,尽管是有管理浮动,但看起来仍然是实际的固定汇率。

发达经济体就不同了。他们的货币可自由兑换,汇率自由浮动,所以理论上他们不用持有外汇储备。他们较长时间地实行浮动汇率安排,市场早已习惯汇率波动,有些情况下一年汇率波动20%30%,也不会过度地解读;同时,由于汇率浮动,平时就比较注意控制汇率敞口风险。而这在实行固定汇率的国家,一般20%以上就是货币危机了。

对于中国而言,管涛在其新书《汇率的本质》中指出:

汇率浮动的一个好处是,变市场与央行之间的博弈为市场参与者之间的博弈,有利于激活市场多样化预期,形成汇率的双向波动,抑制无风险的单向投机。但是,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不能一蹴而就,而要根据国内金融发育程度和企业承受能力稳步推进。

在现今汇率形成机制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期望值是贬值。尽快实现浮动汇率体制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最佳方案。如果短期内由于各种阻力难以做到,采取钉住汇率体制未尝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