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930-7770
当前位置: 资讯中心 > 市场要闻

沙特和俄罗斯对OPEC协议都是“三心二意”?

发布时间:2016-10-18

转自《华尔街新闻》 作者:祁月


最近一段时间,沙特和俄罗斯都对联手改善市场作出了积极表态。然而,很多分析人士却对他们的真诚度持怀疑态度。

沙特

OilPrice网站文章就从信誉度、可靠度、亲密度和自我导向几个方面对OPEC进行了分析。

作为国际石油市场上传统的重要驱动者,沙特前石油部长阿纳密(Ali al-Naimi)在全球产油国为沙特石油政策建立了强大的声誉和可信度。但是,这种局面最终在今年4月的多哈会议上走到了尽头。

当时,沙特副王储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called al-Naimi)在最后一刻要求阿纳密取消参与冻产,理由是伊朗必须参与,否则不予考虑。这让阿纳密连带着他的国家的信誉变得粉碎。也是从那时起,事情就很清楚了:这位沙特掌权时间最长的石油部长的时代结束了——短短两个星期之后,沙特就宣布更换新的石油部长。

《华尔街日报》当时写道,虽然被描述为代表了萨勒曼的政治立场,但阿纳密现身会议,其本意是要签署减产协议的。

现在,沙特关于协议的可信度和可靠性带给外界的认知已经让人们认为王室成员和阿纳密之间存在误传和误解。

导致市场怀疑沙特是否真的会竭尽全力让协议开花结果的第二个原因是该国的亲密度和自我导向问题。这两个问题听着很复杂,实际很简单。

作为亲密度,是OPEC成员之间的亲近程度。作为中东地区的逊尼派掌权者,沙特当然不会对以什叶派教徒为主的伊朗的经济重建持有半点同情之心。两国曾在1月初因沙特大规模处决什叶派囚犯而一度爆发断交这种严重外交事件,4月还曾因各执己见而导致原本概率较大的多哈减产协议在最后关头失败。

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仍拥有足够的金融资本和资源使自己在油价风暴中存活下去。

而阿尔及利亚和委内瑞拉这种国家则没有主权财富基金或者金融专家团队来帮助国家度过难关。考虑到各自的算盘,沙特和其他OPEC较为贫穷的成员国之间存在的立场错位会不利于联合协议。

沙特的生产成本也显著低于财力不济的OPEC成员国——沙特的财政平衡油价为每桶66.70美元,而阿尔及利亚为114.80美元,委内瑞拉更是高达117.50美元。

低油价会将高成本生产商挤出市场(比如中国生产商),继而使得需求相对变高,沙特就可以通过增加供给来满足市场。

沙特新上任的石油部长、原沙特阿美董事长Khalid al-Falih的言行一直和王储的政治姿态保持同步,这就意味着沙特石油政策立场的可信度和可靠性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了。尽管如此,只要在复杂的经济环境中没有协议才更有利于自己,沙特就不可能确保履行其在谈判过程中许下的所有承诺。

俄罗斯

如果没有俄罗斯参与,减产协议可能效果不佳。

俄罗斯高层最近的态度甚为积极,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愿意参与冻产甚至减产。

然而,内的石油企业意见并不统一。Rosneft总裁Igor Sechin上周一就反问: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而第二大石油公司Lukoil副总裁Leonid Fedun上周二则称,毫无疑问会冻产或减产,并称我确信每个人都会参与政府同意的任何行动。

俄罗一直倾向于冻产而不是减产,将参与冻产的字眼也频频出现在该国近期的表态里。这一点并不令人意外,毕竟,俄罗斯人多年来在该领域的投资才刚开始收到成效。目前,该国9月的产量创下了苏联解体以来的最高纪录——日均1110万桶,10月的产量进一步增至1120万桶。

若纵历史,OPEC就不要想着对俄罗斯寄托太多期望了。早在2002年,OPEC同意将日均产量减少150万桶,但前提条件是非成员国减少50万桶。当时俄罗斯承诺支持这个协议,减少15万桶。然而,当年上半年,俄罗斯的原油出口依然同比增加了2%,原油产量同比增加了8.4%。这也许并不是OPEC所希望看到的支持程度。

很难说这次会与当年出现不同。俄罗斯石油企业长期以来一直争辩说,在西伯利亚永久冻土中深挖的油井是不可能关闭的。大部分油井都需要泵将石油抽取到地表。一旦停止,重启的费用会非常昂贵。过去五年,俄罗斯在石油领域花费了大量资金,可以说,没有一家公司有意愿停止生产。随着西伯利亚西部产油区用老化的设备维持生产的成本增加,在北极圈和里海的新投资代表着该国石油领域的未来。但那并不便宜。

总而言之,如果俄罗斯愿意比支持做得更多,那么OPEC将是幸运的。毕竟,参与和支持可以说是两回事。